凌林英無助地抱著腦癱的女兒
  貧困之家難以負擔兩個病人的治療費用,7歲腦癱兒身體或繼續萎縮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林園、通訊員田乃偉攝影報道:“爸爸!”這是7歲女孩吳嘉琪出生至今開口說的第一句話。那一天,小嘉琪的爸爸在斑馬線上被撞倒。小嘉琪是個腦癱兒,媽媽抱著她趕到醫院,她看到渾身是血的爸爸,喊出了“爸爸”兩個字。從那天起,她的爸爸成了植物人,再也沒能像以往一樣親昵地抱起她。
  昨日下午的廣州,天色一變,下起大雨。34歲的凌林英抱著女兒嘉琪坐在武警廣東總隊醫院病房外的陽臺上,失神地望著外面。嘉琪耷拉著腦袋,一隻手僵硬地弓著,嘴角和眼角不時流出液體。嘉琪的爸爸吳文峰躺在病床上,骨瘦如柴,意識全無。去年11月18日,吳文峰正走在斑馬線上,迎面而來的一輛小車將他撞飛。在當地醫院,吳文峰接受了開顱手術。手術過後,他成了植物人。在東莞住了半個多月後,凌林英將他轉到醫療條件更好的廣州的醫院,自己租住醫院附近的出租屋。
  出事之前,夫妻倆原本在東莞的玩具廠打工。吳文峰小凌林英兩歲,兩人結婚十幾年,吳文峰一直對她疼愛有加。嘉琪出生後出現黃疸,變成腦癱兒,完全沒有自理能力,喂一頓飯需要多次“撬”開她的嘴,一喂就是半個多鐘頭。
  4年多前,凌林英生下一個健康活潑的兒子,之後辭職在家照顧兩個小孩。夫妻倆對兩個孩子呵護備至。兩人所在的工廠倒閉後,廠里賠了一點錢。他們將錢全部用來給女兒治病,“無論怎麼樣,我們都不會放棄她。”吳文峰又找了一家工廠打工,一家人靠他每月三千多元的工資過活。每天下班回來,他都要抱抱女兒,逗她開心。凌林英自己也會去找點手工做,貼補家用。
  如今,這一切都改變了。小嘉琪跟著媽媽到廣州,守在爸爸身邊。弟弟不知道爸爸出事了,被送到外婆家生活。每天除了睡覺,小嘉琪幾乎都“掛”在瘦小的媽媽身上。有時爸爸明明睜著眼睛,卻不會像以前那樣抱抱她,這令她很不開心——凌林英從女兒癟著的嘴巴,讀出了她的心思。一旦餓了或者是要尿尿,嘉琪會嗷嗷哭出來。除此之外,她不會其他任何語言和肢体的表達。
  最親近的兩個人都不會說話,凌林英每天接近於自言自語,“你快醒醒,兩個孩子需要你。”有時,她會打電話到老家,讓兒子接電話。電話這頭,她將手機放在丈夫耳旁。“爸爸,你醒醒”,在大人的要求下,男孩稚嫩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。有時候,吳文峰的眼皮會動一下。凌林英很開心,以為他聽到了。後來才知道,這隻是無意識的抽搐行為。
  車禍發生後,吳文峰已經花去了近30萬元的醫葯費。其中,車主的保險公司賠了16萬元,車主自己籌了12萬元。“我們還欠醫院兩萬塊錢。車主說他已經沒錢了,沒辦法再給。現在每天的治療費用都要600塊錢左右,我租房每月也要600塊錢。我們一點經濟收入都沒有了。”凌林英說。因為缺錢,嘉琪的治療也中止了。這意味著,如今體重只有22斤的小嘉琪,身體可能會繼續萎縮。編輯: 鄔嘉宏  (原標題:父親遇車禍成植物人 7歲腦癱兒首次開口叫爸)
創作者介紹

赤腳大盜

vy89vye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